1.

《新世紀福音戰士》

CP:薰嗣

   :捏他含有

   :很閒才會寫後續

   :其實不是什麼文手

   :真的非常的短 

   :其實不清楚真嗣君到底知不知道櫻花 但他不太清楚的話我比較好寫 所以(ry    

 

_  
  碇真嗣今天也像往常一樣在NERV總部的周圍漫步著,但卻有了不同的收穫。

 

  或許是心血來潮、碇真嗣決定,選擇一條跟以往不一樣的路徑探索。

  早晨彈奏鋼琴是碇真嗣自己每天的必備行程,當練習完隨意選擇的曲目後,自己就踏上了今天的旅途。昨晚的星星似乎給了少年不一樣的啟示,他認為自己今天一定會看到不同凡響的東西,所以、縱使強烈的陽光已將少年的襯衫曬得溼透,他也沒有減緩自己步行的速度。

  在確認過自己已經不認得周圍的景色之後,他找了個看起來較穩固的廢墟坐下來乘涼。就在他開始四處張望的同時,有個以往不太能見到的顏色映入了他的眼簾。

  「…櫻…花?」
  少年微弱的輕道。乾燥的滋養使他的嗓子變得有些沙啞。
  
  他想起以往在圖鑑上看到的字彙,雖然自己可能對這種植物有印象,但在經過第二次衝擊的洗禮後,許多事物的消亡是必然。再說平常就算徒步在街道上,少年也不太習慣觀察身邊的景色,比起這個,他更擅長觀察他人的臉,以免做出不合宜的舉動,引發不必要的麻煩。


  他現在似乎沒有閒工夫想自己有沒有見過這種植物。

  那是跟往常血色一般的海水以及成千上萬的廢墟所不同的、育有靈魂之物,病態的藍色天空與那溫柔的嫩粉形成強烈對比,使碇真嗣心想自己是不是大熱天熱昏了頭。他訝異的揉揉眼,多希望這不是幻覺似的,所幸眼前的粉色並沒有消失。

  三步併作兩步,飛也似的、少年莫名興奮的向前方跑去,腳底的機械碎片喀吱喀吱的碰撞著,彷彿在為這舉動歡聲鼓譟,好不容易踏上了那微微凸起的小丘,腳底的踏實感也大概就是這趟旅途的收穫吧。

  他將頭小動作的向上仰,稍稍瞇起眼,並用纖細的手臂為自己遮擋被粉刀剪碎的零碎陽光。

 

   這大概就是、生命的喜悅吧。


_


大家好,我是小骸(hái)(有些朋友不會念 特別註明

其他稱呼有鰻魚/白紙 等等,隨意就好

喜歡吃好吃的東西、發廚等等


其實這不是我在這裡發表的第一篇網誌 只是之前的都刪掉了(

我想看到我打文章的機率真的很罕見 因為我是繪手(嗯

但如果有人喜歡我的文章我會很開心XD

謝謝大家聽(?)我廢話這麼多 

今後也請多多指教


2015/4/7



 
评论(6)
热度(5)
© Eelman | Powered by LOFTER